首頁 > 晉商 > 正文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2019-06-14 23:33:10   來源:   作者:   評論:0 點擊:100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資料圖:寧濱。圖片來自北京交通大學新聞網

北京交通大學原校長寧濱于2019年6月14日上午9時,在赴世界交通大會途中遭遇交通事故,經搶救無效不幸逝世

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學原校長寧濱因交通意外逝世。據北京交通大學公告,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學原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第十三、十四、十五屆北京市人大代表寧濱,于2019年6月14日上午9時,在赴世界交通大會途中遭遇交通事故,經搶救無效不幸逝世,享年60歲。

據“北京交警”微博通報,6月14日8時57分,在朝陽區北土城西路,劉某某駕駛“別克”GL8小型普通客車(內有乘客寧某)由西向東行駛,在變更車道過程中,“別克”車左側后部與一小客車右側前部接觸,后“別克”車失控又與道路中心護欄接觸翻滾至東向西方向車道內,事故中乘客寧某死亡,司機劉某某受傷,兩車及道路中心護欄損壞。

經呼氣式酒精檢測,兩車駕駛員檢測結果均為零。此事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2019世界交通運輸大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由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交通運輸部、中國工程院主辦,會議的主題為“智能綠色引領未來交通”,30多位國內外院士以及來自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7000多位代表出席會議。寧濱任該會組織委員會委員。據《北京晚報》報道,今日上午在交通運輸大會現場,主持人在介紹出席嘉賓時介紹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寧濱”,但并未見到寧濱在現場出現。據知情人士介紹,寧濱的車撞過了中心護欄,系單方事故。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寧濱資料圖

寧濱此前長期擔任北京交通大學校長,今年上半年剛剛卸任。寧濱的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國軌道交通列車運行控制系統(包括地鐵、普速鐵路和高鐵列控系統)。

世界晉商網還向北方交通大學校友、北京知名晉商集創北方董事長張晉芳先生了解到:前幾天還和寧校長在一起交流,沒想到今天已經永別!

寧濱在我國軌道交通列車運行控制系統領域(包括地鐵、普速鐵路和高鐵列控系統)做出了系統性貢獻,是我國軌道交通數字化、網絡化信號系統的開拓者和領軍者之一,曾獲鐵路行業個人最高獎詹天佑大獎,2016年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寧濱于201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上個月剛剛卸任北京交通大學校長一職。

據教育部網站消息,5月5日,教育部黨組在北京交通大學宣布了有關任免決定,王稼瓊任北京交通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寧濱不再擔任北京交通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北京交通大學微信公眾號5月7日發布的消息稱,“北京交通大學川藏鐵路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寧濱院士任主任,學校黨委副書記、副校長孫守光教授任副主任,川藏鐵路研究中心秘書處掛靠科技處,處長荊濤教授任秘書長。”

北京交通大學官網14日下午發布訃告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2018年8月31日《中國科學報》第5版曾經刊發寧濱院士憶高考《奮斗的青春才能無悔》一文,回顧他的青年時代,今天我們重發此文,緬懷這位杰出科學家。

以下為全文: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關于青春的記憶,都有一段難忘的流金歲月。

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制度,標志著改革開放的啟動,它不僅改變了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也改變了我們這一代人的命運。

高考使我有機會從下鄉知青成為大學生,并從此走上了科研之路。

回望過去的40年,我們這一代人是極其幸運的,因為我們與國家命運緊密相連,成為國家改革開放40年最重要的見證者、參與者及貢獻者。

同時,我們又是極其努力的一代人,因為我們比任何時期的人都深知學習和工作機會來之不易,深知國家和民族對青年的期許,所以懷著強烈的責任感使命感在不斷奮斗。

 

3年知青歲月:

歷練和成長

01

1975年初我高中畢業時還不滿15周歲,可以說對什么都懵懵懂懂,不甚明白。

當時未滿18歲可以不下鄉,但我覺得待在家中也無事可干,就隨大伙到農村去插隊鍛煉。

我比較幸運,當時插隊的地點是在離家十多公里的小縣城附近。

農村的生活條件比較艱苦,當時基本沒有蔬菜吃,細糧也很少,主要吃粗糧。

盡管國家對知青的定量還算比較高,但我們那個年齡段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油水太少,餓肚子是常有的事。

我因離家近可以過幾周回家改善一下生活,但村里還有幾位北京來的知青,一年也回不去一次,比起他們我要幸運得多。

居住條件也不大好,20多人住一間大屋子,很多人抽煙,屋里經常煙霧繚繞。

同時期下鄉的知青最大的也不到20歲。

我們當中沒有人奢望這輩子還能上大學,對未來也都比較茫然。

我的父母是中學老師,但他們對社會形勢的看法也比較悲觀,認為我沒有上大學的可能性,能找個工作就不錯了。

當時,我們知青隊由40多人組成,村里派了一位老黨員做我們的書記,指導我們在當地的汾河灘墾荒。

開始墾荒時工具非常原始,沒有機械和牲口,就4個人一組拉著犁耕地,因地下多是草根和樹根,我們經常被勒得后背全是血印。河灘夏天發大水,還要抗洪。

這就是我最早的青春歲月的場景。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知青時期的照片

當時勞動強度很大,個人理想似乎微不足道,但我們的生命力卻越磨越強。

我們那時都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既然干起了農活,就要想辦法干得又快又好,越是艱難的越要克服。

所以,我們后來的貢獻也很突出,第一年開荒種糧就向國家上交了十幾萬斤小麥,為此,山西省知青辦還獎勵了我們一臺手扶拖拉機。

插隊期間,我一直沒有中斷學習,有兩件事我一直堅持。

一是讀報、剪報和抄報紙。

那時候只有“兩報一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紅旗》雜志,文章的內容現在已經不記得了,但它卻滿足了我對閱讀的渴望,也讓我了解時事,掌握了一定的寫文章的方法。

我高考時語文成績不錯,應該得益于此。這一習慣我保持至今。

另一是我堅持記日記、寫隨筆。

在相當繁重的體力勞動之余,我對自己還是有要求的,沒有松懈思考。后來我發現堅持學習也還是有一些現實的益處的。

記得我們村的黨支部書記知道我愛讀愛寫,每到年終總結就指定我幫他寫稿子,而作為獎勵,他會放我一周假。

這也使我體會到學習和不學習、有能力和沒有能力是不一樣的。

3年的知青生活轉瞬而過,但年輕時期的閱讀和學習,是一種學習精神和學習習慣的養成,包括通過學習獲得的思維能力,是可以伴隨人一生的。

3年知青歲月,讓我從青澀少年走向青年,身體在高強度的勞動中得到了歷練,對農村困苦生活以及開荒種糧的真實體驗,也讓我產生了強烈的投身國家建設、改變國家面貌的渴望。

3個月備考:

命運的拐點

02

關于參加高考的整個過程,現在回想起來好像做夢一樣,但有個場景我至今記憶猶新——1977年10月的一天,我和同伴們還在地里干活,突然從村頭的高音喇叭里傳來清亮的聲音:黨中央決定,恢復高考……

聽到這個消息,我特別激動。我們這些沒有機會回城,也沒有被推薦上工農兵大學的知青,終于有機會報考大學了!

我很快向生產隊請假,回家去復習功課備戰高考。

坦率地講,雖然當時覺得參加高考是我改變命運的一次機會,但國家已有10年沒有組織高考,意味著可能有10屆的考生(往屆生、應屆生和各類知青)同時競爭,難免心中沒底。不過我自信我還是有些優勢的。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大學期間的一寸證件照

首先,我離開學校的時間相對較短。

雖然我下鄉已經3年,但從年齡來看,仍舊是18歲考大學,似乎沒有耽誤什么時間。

其次,下鄉時期的學習習慣給我一定的幫助。

加上我父母又都是中學老師,可以幫我找到一些簡單的復習資料。當時我的母校山西運城康杰中學的恩師張保安也及時給我寄來一些復習資料,讓我有所準備。

最重要的是,我在中學學習期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山西運城康杰中學至今仍是山西最好的中學之一,校名是紀念晉南地區最早的共產黨人、優秀的革命家、教育家嘉康杰烈士而取的,學校一直以學風正、學習氣氛濃郁著名。

我在康杰中學上高中是在1973年,那一年恰逢鄧小平同志恢復工作,他大力抓整頓,雖然后來稱之為“資本主義回潮”,然而正是那一年的“回潮”,讓學生可以安心在教室里學習。

1974年初我們就開始學工、學農了,算起來1973年是我們學習的關鍵一年。

這一年我的收獲很大,我一直敬重的張保安、李三元老師是我的啟蒙老師,是他們讓我養成了許多學習的好習慣。

從聽到恢復高考的消息到走入考場,僅有不到3個月的時間。

那3個月里,我廢寢忘食,每天都學到凌晨一兩點,為自己的命運去爭取轉機,為實現夢想奮力一搏。這段經歷是我珍貴的記憶,至今仍時常出現在我的夢中。

接下來的命運轉折如此迅速——1977年12月初參加考試,1978年1月下旬知道考試結果,不久拿到入學通知書,3月3日來到北京上學。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錄取時招辦發的材料

當年填報志愿時,因我對未來從事什么行業沒有太多想法,只覺得能有機會參加高考就已相當驚喜了,所以報志愿時也不知怎么報,沒有任何參考。

當時心中只有一個強烈愿望,就是想到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首都去讀書,所以我的第一志愿報了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簡稱北京交大),第二志愿報的是清華大學。

后來等我來到北京交大讀書,負責在山西招生的老師找到我說:“你這是怎么報的志愿?把清華報成第二志愿,我看到你的檔案后就扣下了,雖然你的分數較高,但清華大學看不到也拿不走你的檔案。”

另外,我對我所報考的鐵路信號專業也并不了解,只是我從小就喜歡鐵路,知道北京交大是和鐵路相關的院校。

填志愿時還詢問親友:“信號專業是干什么的?”親友回答:“你看過《紅燈記》嗎?就是李玉和干的事情,提著信號燈扳道岔。”

我一想,不錯啊,這個方向挺好的。

這就是當時我對北京交大和信號專業的理解,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是多么幼稚和無知。

 

4年大學:

與時間賽跑

 

03

 

1978年3月,我拖著簡單的行李邁入學校大門,一眼看到的就是醒目的紅色大橫幅,上面寫著“歡迎你,鐵路事業未來的建設者。”那種恍若新生、充滿斗志的心情,是現在的年輕人很難體會的。

我們學校1977級只有584名同學,我所在班級一個班33人。

7人一個宿舍,4張上下鋪,有一張鋪放東西。

當時就覺得,比我下鄉時好太多了。

對于我們這一屆學生來說,能上大學簡直是命運的恩賜,所以,完全可以用“如饑似渴,與時間賽跑”來形容當時的學習氛圍。

每個人都希望把失去的時光補回來,讓自己盡快成長,成為國家和民族事業發展需要的人才。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大學時期參與科研實踐

 

記得當時北京交大只有一個食堂,我們吃飯排隊一般需要20分鐘左右,就這一小段時間,同學們都不舍得浪費,每個人手里都捧著單詞本或書。

很多同學都是教室、圖書館、宿舍三點一線,學習的主動性和積極性非常高。

大學4年,我做作業的方式很特別。

每次課程結束,老師一般會把習題部分留幾道給我們,而我總是主動給自己加碼,要把書上的習題全部做一遍才罷休。

令我感動的是,當時老師每次都認真地把我的作業全部批改,這樣做其實給老師增加了工作量,因為老師每次都要把所有我做的習題都做上一遍。

在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北京交大的老師也和學生們一樣熱切擁抱科學的春天,不僅自己在科研上開拓進取,對培育學生也竭盡全力。

當時學校就擁有一大批名師,僅電信系就有杜錫鈺、簡水生、袁保宗、汪希時、汪禧成、李承恕、張林昌等一批學術精深的教授,他們嚴謹求實、悉心授業、甘于奉獻的治學精神帶給我們一生受用不盡的財富。

我上大二時,杜錫鈺、袁保宗兩位教授提議設立科技小組,選拔有志向的學生進行科學研究訓練。很幸運,我被選在袁保宗老師指導下的科技小組。

袁保宗教授早年留蘇,獲得副博士學位,是一位享譽國內外的數字信號處理和信息論專家。

此后的三年,每周二、四下午,袁老師都單獨給我們6個人進行專門指導。

還記得他不用講稿,在小黑板上為我們詳細推導傅里葉變換的公式和語聲信號的頻譜分析,以及我們一同熱烈討論問題的場景。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大學時期照片

 

我大學的畢業設計就是在袁老師指導下用單板機作語聲識別,這在上世紀80年代初是很前沿的課題。

畢業留校任教和研究生學習期間,我師從汪希時教授,確定了列車運行控制系統的研究方向,一干就是30余年。

現在想來,后來有關科研的一切都是大學時代在恩師指導下打的基礎。

都說大學生活是青年的黃金時代,就我個人而言,在那段時期,“喜歡觀察、喜歡思考、喜歡嘗試”的性格也得到充分釋放。

在學習、研究之余,我積極參加自己喜愛的社會活動,活躍在當時的學生活動中……

山西籍中國工程院院士、康中校友、北京交大原校長寧濱不幸逝世

 

 

1982年北方交通大學校報關于舉行畢業典禮的相關新聞

 

回憶往事,40年前的恢復高考保證了中國的改革開放能夠成為一股洪流,它改變的不僅僅是我們77、78級這一代人的命運,從深層意義上講,它恢復了青年人擁有知識的權利,恢復了人才和知識的地位和價值、改變了國家的命運。

有一點我感觸很深,就是一個人,特別是青年人,無論在任何時候,處于任何環境里,用現在的話說,都應該充滿正能量,都要堅持奮斗,堅持學習,要善于積累,懂得感恩和回報社會,不要抱怨,不要太計較個人得失,機遇總是垂青那些有準備的和堅持努力的人。

觀察是思考的前提,是尋找問題的開始。

在學校,每次在與同學們座談時,在開學或畢業典禮的致辭中,我都會提醒同學們要珍惜大學時光,在大學期間,要做到“三個學會”,即學會學習、學會思考和學會生活。

同時,我也深刻體會到,盡管改革開放40年我們取得了巨大成績,但我們距世界強國的目標仍舊存在較大差距。

當前中美貿易摩擦再一次警醒我們,青年一代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應始終關注國家的發展,以社會發展、國家富強為己任,將自己的命運與民族的命運緊密結合起來,必須作好再艱苦奮斗40年甚至更長的準備,我們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中國夢”才可以在一代代青年的奮斗中、奉獻中獲得實現。

 

 

寧濱院士生平簡介

寧濱,男,漢族,1959年5月出生于山西稷山,中共黨員,控制系統工程(軌道交通運行控制)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交通大學原校長,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院士(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Engineering Science)、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The International EURASIAN Academy of Sciences),IEEE Fellow,IRSE Fellow,IET Fellow,控制系統工程(軌道交通運行控制)專家,中國鐵道學會理事、中國自動化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城市軌道交通協會副會長。

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軌道交通列車運行控制系統,智能交通系統、系統的故障檢測與診斷、系統的容錯設計、系統可靠性與故障導向安全等。自1982年起,一直致力于高速列車運行控制系統、城市軌道交通列車運行控制系統和干線鐵路列控系統領域的研究與教學工作,帶領團隊研制的國內首套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基于通訊的城市列車運行控制系統”、“數字化通用機車信號”等成果獲得產業化推廣應用,為我國軌道交通列車(包括高鐵列車)的安全高效運營發揮了重要作用,是我國軌道交通數字化、網絡化信號系統的開拓者和領軍者之一。先后發表100多篇論文,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4項,獲得國家教學成果一等獎2項,獲得授權發明專利10多項。2014年獲詹天佑鐵道科技大獎,2016年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主要成就:

1982年02月,畢業于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電信系鐵道信號專業,獲工學學士學位。

1987年04月,畢業于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獲得工學碩士學位并留校任教。

1987年3月至1993年12月,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通控系講師(期間于1991年9月至1992年11月,倫敦布魯奈爾大學電子電氣工程系訪問學者)。

1993年12月至1996年10月,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通控系副教授。

1996年10月至1997年12月,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外事處處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1997年12月,擔任北方交通大學(現北京交通大學)副校長。

2004年10月,擔任北京交通大學常務副校長。

2005年4月,畢業于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規劃與管理專業,在職取得工學博士學位。

2008年3月—2019年5月,任北京交通大學校長、黨委副書記。

2017年11月,增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本文來源_世界晉商網綜合財新網、澎湃新聞,北京交通大學新聞網,青塔公眾號)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如何面對山西父老?!美籍晉商大佬孫宏斌山西第一盤慘遭打臉
下一篇:臨汾宿青平,我們不會把你忘記......

今日熱讀
2019山西省民營企業百強發布,建龍、立恒、潞寶勇冠三甲
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
郭臺銘背后的三個女人
擴散!晉商銀行總行辦公大樓遷址啦!
山西礦老板王見剛涉黑主要人員落網!另有9人在逃
圈地千畝、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為首涉黑團伙40余人被端
杏花村迎來世界級酒業盛會!汾酒一百年后再展風采
山西潞寶集團的資本“往事”
從山西煤老板到“沖刺”科創板:張來拴父子的“逆襲”之路
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
本周熱讀
2019山西省民營企業百強發布,建龍、立恒、潞寶勇冠三甲
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
圈地千畝、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為首涉黑團伙40余人被端
山西首富楊建新資本再騰挪,跨境通實控權或易手廣州國資
山西礦老板王見剛涉黑主要人員落網!另有9人在逃
杏花村迎來世界級酒業盛會!汾酒一百年后再展風采
一個山西“煤老板”的自述:不做井底之蛙,敢做世界的洛克菲勒
郭臺銘背后的三個女人
擴散!晉商銀行總行辦公大樓遷址啦!
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
本月熱讀
山西礦老板王見剛涉黑主要人員落網!另有9人在逃
2019山西省民營企業百強發布,建龍、立恒、潞寶勇冠三甲
圈地千畝、非法采砂!文水首富李增虎為首涉黑團伙40余人被端
陳永貴遺孀宋玉林女士遺體告別儀式隆重舉行
山西重點省屬國企主要領導最新名單
揭秘山西資本新貴南燁系:山西煤老板發家 曾掃貨4上市公司
山西最大民營煤炭巨無霸誕生,孝義鵬飛成600億山西資本新貴
正式“接棒”!李晉平“履新”山西省工信廳黨組書記、廳長
三家基金定增浮虧超2億!山西首富楊建新擬轉讓跨境通股份退場
沃聯沃非法集資被查處,晉商趙永奎被抓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