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思想 > 正文

東湖居士:太原未來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好市長”?


2019-01-20 00:05:11   來源:   作者:   評論:0 點擊:100
世界晉商網經作者王進授權刊登 來源:晉行記

 

作者簡介

東湖居士:作家、詩人、品牌中國戰略規劃院副院長。曾第一個提出“五千年文明看山西”的學術觀點,曾在香港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堂”主講《解密晉商文化》,創作長篇小說《山西煤老板》等三百多萬字的文學作品。現重點從事文化品牌研究和文化產業發展。

太原未來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好市長”?

今天有兩則新聞引起了我的關注:

一則 是鄭州正式成為“特大城市”。

一則 是太原“網紅市長”退休了。

 

 

 

 

鄭州的GDP已超過萬億。

面對鄭州的成功晉級,太原的未來如何發展?擺在了新市長面前,也擺在了太原人和關心太原未來的學者面前。

誠然,太原這些年的發展非常神速。有人形容:半年的拆遷量越過以往十多年的總和,幾年的變化相當于過于幾十年的總和,太原的網上熱度,絲毫不亞于北上廣。

可是,一些簡單冰冷的數字和現象告訴我們一個嚴酷的事實:論人口,太原不過4OO多萬,看看周邊省會城市:鄭州1OOO多萬,石家莊1OOO多萬,西安8OO多萬;論GDP,太原3OOO多億,鄭州超萬億,石家莊9OOO多億,西安8OOO多億。

論品牌企業,

太原無論國企還是民企無一家在全國叫響。

鄭州,石家莊,西安品牌企業好多家。

有人說,GDP是"狗的屁",管屁用。可是在現行衡量標準中,"狗的屁"代表了一個地區的經濟總量,財富家底,規模實力,居民收入和消費水平等等。一個城市的GDP,好比一個家庭的財產,GDP越高家產越厚越多,GDP越少家產越薄越窮。

全國來說,城市GDP在5OOO億以上,一萬億以內叫"超大城市",一萬億以上的叫"特大城市",目前,中國"特大城市"有18個,超大城市有3O多個,2O17年太原在全國的排位是第72位,城市規模屬于中等偏下的城市,甚至不如周邊的邯鄲、洛陽、榆林等等。另外,太原產業空心化,人才流失嚴重,文化活力不足,債務負擔超重……特別危機的是,正如人不能靠賣血為生,城市不能靠賣地為生,而太原經濟完全依賴房地產,缺乏新興產業和戰略支撐。

在這個大數據和注重流量的時代,排行榜和首位度決定著未來的發展方向。排名靠后的太原,紅而不強,大而不壯,不要說與沿海省會城市相比,在中西部六個省會城市中,太原是墊底的。這就是太原的真正家底。

 

 

 

 

太原未來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好市長”?以下是愚人淺見,未必適當:

 

 

 

 

太原需要一個在行政機構和建制區劃領域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好市長。

很多人不理解:這些年太原變化這么大,為什么與其他城市的差距越來越大?難道別人吃了"神藥”?不是別人吃了“神藥",而是我們觀念和思維上落伍了。我們專注修橋蓋房,小打小鬧的時候,別人放開手腳、大刀闊斧進行宏觀改革和區劃變更,像企業兼并重組一樣,對城市進行兼并重組,擴大了城市容量,提高了城市首位度和排名度,大規模吸引了投資和產業擴張。如成都與都江堰、眉山三市重組為大成都,人口超2OOO萬,GDP過萬億。石家莊市與原石家莊地區重組為新石家莊,人口過千萬,GDP近萬億。合肥與巢湖重組為新合肥,人口近千萬,GDP近萬億。

歷史上鼎盛時期的太原,包括今晉中全部,呂梁,忻州大部,為北朝霸府、大唐北京、中原北門。享有“龍城”之譽,統治者為防龍潛太原,故意將其碎片化、低矮化,縮小化。今要發展太原,首先要將歷史上屬于太原的地方,重新劃歸太原,這樣長江以北又誕生一個人口超千萬,GDP超萬億的大都會新龍城。以太原的文化底蘊,人才資源和能源優勢,短期內做強做大,不在話下。龍城崛起,三晉才能復興。實現這個目標,既是對太原新市長的挑戰,也需要中央和山西加大支持力度。前日,山東濟南與萊蕪重組完成,說明中央政策通道并無障礙,關鍵要看山西的支持力度和新市長的公關能力。

 

 

 

 

太原需要一個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的好市長。

大把掙錢的市長,重心在人才引進和產業規劃上。大把花錢的市長,重心在工程建設和資本運營上。中國現有體制下,民營企業融資舉步維艱,而國有企業融資卻方便簡單,政府融資更是輕而易舉。國內外大批的流動閑散資金,無一例外,都瞄準了地方政府。只要有人敢要,就有人瘋狂借貸,多大規模都不限制。國企借貸,擔保抵押。政府借貸,有些金融機構甚至不需要擔保抵押,作背書的是共產黨和城市幾百上千萬人民。政府只要有膽借錢,鳥巢也好,水立方也好,港珠澳大橋也好,隨時可以復制到你家門口,因為技術工程,早已天下一家,小兒科一個。不缺錢,不缺技術,什么都不缺。

金融門洞大開,會花錢舉債的市長就太好當了。而會掙錢發展的市長太難當了。需要解放思想,需要引進人才,需要產業規劃,需要企業孵化,需要培植制造業,需要熟悉新興產業,需要培育品牌集群,需要作風民主,甚至需要低三下四,受人嘲諷……

放眼國內,但凡興旺發達的城市,都是民營企業生機勃勃,國有企業弱勢。如上海,杭州,深圳,廣州,武漢,鄭州等等。但凡發展艱難的城市,都是國有企力強勢,民營企業弱勢,如哈爾濱,長春,沈陽等等,特別是我們太原。從歷史來看,晉商海內最富,匯通天下的時候,是晉商民營資本家打出了天下。改革開放中期,山西出現過“黃金十年”,也是民企創造了輝煌。

太原目前來看,紅紅火火的房地產市場是央企和上市公司的天下,他們攻城掠地,卷走了大部分財富。資源領域,央企和省屬國企壟斷了市場和一切,有的地方老百姓過冬,還要砍樹取暖。國企的背后是壟斷,壟斷背后是特權和專權。特權和專權,一旦得不到有效監督和制約,國企很容易淪為大老虎和奸人內盜的"家企”和特別提款機。周永康,金道銘之流隨時可能春風吹又生,"死而復活”。他們的"后宮”和“太子”最善于閹割國企,閹割待宰的肥豬,老百姓不要說分肉,連喝湯的機會都沒有。

這些年山西政府經過大規模整肅,用人風氣煥然一新。高官大吏謙虛低調,注重學習,禮賢下士,改變很多。而省企國企處在邊緣地帶,沉疴惡習,依舊很重。我曾接觸過幾位“大當家”,幾乎清一色都是老子天下第一,媚上斥下,言而無信,自以為是,夜郎自大,不學無術,恃權而肥……依靠這些人掌舵,不要說造福太原,不禍害地方,已是萬幸大吉。

民營企業,在全國經濟結構中,已貢獻了6O%的稅收,創造了70%的GDP,吸納了8O%的就業人口,承擔了9O%的社會責任。發展壯大民營企業,是太原的短板,也是太原的希望和根本出路所在。

太原是“國進民退”的重災區,發展民營經濟雖然艱難,但太原具有得天獨厚的基因優勢,文化優勢,資源優勢和人才優勢,只要真心實意下大決心發展,晉商還會重振雄風。

 

 

 

 

太原需要一個休養生息藏富于民的好市長。

前日我去了一趟廣東佛山,令我驚訝的是,這座GDP過萬億的特大城市,沒有一座像樣的橋像樣的路,佛山機場簡陋得像個雞窩,更不用說像樣的五星級酒店了。我把這個困感告訴了佛山朋友。佛山朋友哈哈大笑:一個城市的幸福感,并不是高樓闊路大廣場,而是老百姓的實際收入。佛山人平均收入是太原的兩到三倍。城市居民沒有貧困人口,人人能享受高質量的教育,文化和醫療。城鄉幾乎沒有差別。佛山有美的、佛陶、雷氏照明、碧桂園等享譽全國的民營企業和利稅大戶。這些太原有嗎?我聽了啞口無言。

太原文化底蘊深厚,回溯歷史,有兩個有趣的人物非常值得我們反思。漢唐時期,太原的政治地位,相當于今日之北上廣。賜任太原,幾乎就是儲君的位子。漢代,代王(太原王)劉恒經營晉陽十七年,錘煉了政治經驗,回到長安稱帝后,采取重文厚德,休養生息的政策,大漢王朝由貧窮走向了富強,史稱“文景之治",文景兩朝的財富積累,為后來漢武帝開疆拓土,稱霸世界,奠定了經濟基礎。另一個相反的例子,是隋煬帝楊廣,楊廣在登基前曾封為晉王,封地在太原,故多多少少與太原有了聯系。論功業,千古帝王能與楊廣相比者寥寥無幾,單就開鑿5OOO多里大運河這項最偉大的面子工程而言,無人能及。大運河的好處,不必多言,直到今天仍發揮著作用。但楊廣為此耗盡民財,淘空國庫,激起民變,最后身死國滅。劉恒休養生息,富民強國,名垂青史。楊廣大興土木,勞民傷財,千古罵名。任何發展都要以造福百姓,量力而行為前提,否則,就是勞民傷財,胡亂折騰。

改革開放初期,太原擁有完善的工業體系,大大小小100多個工廠,如今100多個工廠變成了大大小小100多個樓盤。工廠破產了,工人下崗了,開發商卷錢跑了。

任由房地產一味野蠻生長,任由賣地經濟一業獨大,任由財政窟窿越來越大。這還是我的太原嗎?

古代圣賢劉恒,崇文厚德,休養生息,放水養魚,藏富于民,造福一方。

未來太原的發展,我們充滿了期待,故草成此文,一家之言,未必正確,求教方家,齊心協力,振興太原。

(來源:東湖居士 晉行記 )

“大鄭州”橫空出世!“強省會挑戰直轄市”的時代來了

來源:劉曉博說財經 作者:劉曉博

2019年新年伊始,中國城市競爭的格局就發生了巨大變化。

 

先是濟南合并萊蕪,一躍而成“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里”的超大城市。昨天,河南又高調宣布了“加快鄭州大都市區建設”,并公布了一系列新舉措。

 

1月17日,河南發改委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在剛剛閉幕的河南省委十屆八次全會上明確提出“加快鄭州大都市區建設,是當前河南全省發展的大局”。其中最引人矚目的“亮點”是:

 

1、全面提升鄭州的城市定位——“三中心一中樞一門戶”。具體來說就是:國際綜合交通物流中樞、全國新的經濟中心、全國創新創業中心、內陸地區對外開放門戶、華夏歷史文明傳承創新中心。 2、實施鄭州國家中心城市能級提升行動。制定出臺關于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 3、實施交通互聯網絡互通行動。啟動編制大都市區交通專項規劃,抓好鄭州機場—許昌市域鐵路等工程,打造“軌道上的大都市區”;加密大都市區高速公路、國省干線和城際快速通道網絡,推動節點城市間由“互聯互通”走向“直連直通”。

 

 

 

 

 

所謂“鄭州大都市區”(見上圖紅色區域),以鄭州為核心,包括鄭州市域、開封、新鄉、焦作、許昌四市中心城區和鞏義市、武陟縣、原陽縣、新鄉縣、尉氏縣、長葛市、平原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國土總面積約1.59萬平方公里,占全省國土面積的9.6%,集聚了全省近20%的人口和超過30%的經濟總量,是中西部地區經濟實力最強、發展速度最快的地區之一。

 

“鄭州大都市區”,早在2016年12月29日就寫進了國家發改委印發的《中原城市群發展規劃》。正是在這個規劃里,鄭州被中央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獲得了一個極其寶貴的“頂級頭銜”。

 

鄭州等城市獲得“國家中心城市”頭銜,一個重要的大背景是:中國城鎮化的戰略發生了重大變化。從強調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變為因應大趨勢的“推動大城市化”、“城市群化”。說白了,就是通過提高中心城市“首位度”,來引領發展。

 

或者有讀者會問:大中小城市均衡發展,豈不更好?為什么要突出中心城市?

 

其實,城市的不均衡發展才是大趨勢,或者說是“市場配置資源”的結果。看看美國、日本、英國、韓國的城鎮化就一目了然——在美國這種大國,城鎮化基本完成之后,人口和資源進一步向東西海岸匯聚,中部人口不斷流失,很多小城鎮消失,房價長期不漲;日本、英國、韓國這種中等國家,則出現了“首都通吃一切”的態勢,倫敦、東京和首爾成為全國的政治、經濟、金融、交通、教育、科研、文化中心,像日本這種人口通縮的國家,甚至只有東京一個城市人口在持續增長。

 

提倡做大中心城市,看起來會引發城鎮化的不均衡,但至少給每個省級區域了一個“做大做強”的名額(有些城市是多個,比如山東、廣東),防止了全省“被東南沿海”抽血。對于中國整體上的均衡發展,是有利的。

 

更何況,中國的城鎮化如果走“大城市化+城市群化”的路徑,占用耕地會更少,也更能節約資源。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中共中央、國務院在2018年11月18日下發了“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其中下面這段話極其重要:

 

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城市群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推動區域板塊之間融合互動發展。 以北京、天津為中心引領京津冀城市群發展,帶動環渤海地區協同發展。 以上海為中心引領長三角城市群發展,帶動長江經濟帶發展。 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為中心引領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帶動珠江-西江經濟帶創新綠色發展。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等為中心,引領成渝、長江中游、中原、關中平原等城市群發展,帶動相關板塊融合發展。

 

此外,對于欠發達地區建立“區域互助機制”、“區際利益補償機制”、“公共服務均等化機制”。

 

在這份文件里,北京、天津、上海、香港、澳門、廣州、深圳、重慶、成都、武漢、鄭州和西安,被中央直接點名為中心城市,將是未來全國城鎮化的重要“領頭羊”。

 

此前我在專欄里分析過:在這份名單里,有9個城市已經獲得了“國家中心城市”的頭銜。深圳、澳門、香港尚未獲得這個頭銜,但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全球中心城市的地位不容質疑,在即將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里,會對香港有最新定位,其地位不會低于上海。

 

澳門雖小,卻是獨立關稅區,擁有自己的貨幣,地位不低于省級區域。深圳是內地經濟總量、匯聚資金第三的城市,未來可能超越“國家中心城市”,直接獲得更高的頭銜。事實上,深圳已經被國家要求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下面接著說鄭州。

 

 

 

 

 

在一線城市和強二線城市眼中,鄭州似乎比較平庸,缺乏一流的企業、一流的大學,也沒有令人印象深刻的GDP排名。但事實上,過去10年鄭州發展非常快。

 

我至少在3年前就撰文指出,中國有“三大三小”人口增長中心。三大是:“北京+天津+廊坊”、“深圳+東莞+惠州”、“上海+蘇州”,三小是:鄭州、長沙和“廈門+泉州”。并預言了上述地區房價將會因為人口涌入而持續上漲。

 

河南是人口大省,戶籍人口全國第一,常住人口全國第三。在河南境內,除了鄭州和南陽外,在很長時間里其他城市人口都是整體流失的。鄭州匯聚省會資源能力超強,內省內沒有競爭對手。此外,鄭州有明顯的“地利”,在中國高鐵網絡中地位非常高,僅次于北京,能跟上海打個平手,并傲視廣州。

 

 

 

 

 

在高鐵網絡引發的“陸權復興”(我最早提出了這個概念)時代,鄭州這類陸路交通樞紐的復興,是必然的。類似的城市還有:武漢、成都、長沙、西安、合肥、濟南等。

 

所以至少在4年前,我就提出了一個重要命題——經濟人口大省的“強省會”,最終將超越“二流直轄市”。

 

所謂“二流直轄市”,就是北京和上海之外的直轄市。為什么是二流?因為國家的政策紅包,首先給北京和上海,其次給深圳,現在又多了雄安新區和海南。輪到給“二流直轄市”的紅包,就不多了。當然,給強省會的也不多了。

 

這時候,強省會和“二流直轄市”比拼什么?只能比拼誰能調動更多資源,做大自己。很顯然,“二流直轄市”腹地比較小,根本無法跟“經濟人口大省”相比。比如,重慶能調動的資源就不如成都,天津能調動的資源就不如鄭州和武漢。

 

在強省會城市的背后,站著省委省政府。省委省政府天然地會支持“強省會”不斷做大,更何況現在有了中央的要求。去年三季度,山東、遼寧、黑龍江、江蘇就被中央巡視組批評,發揮中心城市作用不夠。在這種背景下,地方政府做大做強自己的中心城市,就更加“暢通無阻”了。

 

所以,在“二流直轄市”和“經濟人口大省的強省會城市”的長跑中,時間顯然站在強省會一邊。

 

 

 

 

上圖:鄭州近期的重大項目。

從匯聚的資金總量上看,杭州、成都都超過了重慶,杭州、成都、南京則都超過了天津。幾年之后,武漢的“資金總量”也可望超過天津。

 

2018年1月,鄭州曾出臺了“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行動綱要(2017—2035年)”,提出了“東擴、西拓、南延、北聯、中優”發展思路。

 

所謂“東擴”,就是繼續推動鄭汴一體化,建設雙創走廊,有序發展尖端制造業和高新服務業,建成國際化區域金融中心、國際文化創意園、國際交往中心、創新創業高地、行政文化服務區、高等教育園區和現代體育中心。 所謂“西拓”,就是打造“鄭州西花園”,與鄭東新區相呼應,實現城市均衡發展,建設高端商務會議中心、高端裝備制造基地、高新技術產業基地、新材料基地、通航產業基地、醫療康復中心、創新創業中心,有效支撐鄭洛新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建設。 所謂“南延”,是高標準、高質量、高規格建設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新鄭組團,匯聚高端人才、高端產業、高端要素、高端商務、高端居住,建成國際航空大都市、區域核心增長極,推進許港產業帶建設。 所謂“北聯”,是探索向北“跨黃河”與焦作、新鄉毗鄰地區聯動發展,加強黃河兩岸生態保護,建設沿黃生態經濟帶,加快一體化進程。 所謂“中優”,是優化中心城區布局,有序推進功能疏解,降低開發強度和人口密度,提高產業層次,提升城市品位,強化金融商務、總部經濟、國際交往、文化創意和都市休閑旅游等功能,建設環境優美、生活方便、交通便捷的現代化中心城區。 (點評:從上述表述可以看出,東面顯然是鄭州含金量最高的、優先發展區域)

 

 

 

 

 

此外,鄭州的面積也有望擴大。目前官方正式的說法是,將“積極推進中牟、滎陽、新鄭的撤縣(市)改區”。

 

 

 

 

 

中牟等三個市縣,是鄭州代管的市縣,如果改為區,可以擴大“狹義鄭州”的面積。但事實上,這仍然算是“內涵式擴張”,鄭州的總面積沒有變化。

 

鄭州總面積是7446平方公里,是省會城市里偏小的。目前大部分省會城市的面積,都超過1萬平方公里,其中哈爾濱達到了5.31萬平方公里,長春為2萬平方公里,石家莊、成都則1.5萬平方公里左右。濟南此前面積為8177平方公里,超過鄭州,但仍然合并了萊蕪成為“超1萬平方公里”的大市。

 

所以,鄭州未來也很有可能“外延式擴容”,其中北面和東面最有可能。至于鄭州的未來,肯定是值得看好的。其實早在三年前,我就建議有條件的人投資鄭州。

 

 

 

 

上圖:鄭州城市組要組團。

展望未來,海口、南京、武漢、太原等省會城市也都有“變大”的可能。至于這些城市的發展前景,也都值得看好。

 

未來在中西部,“一省一城”是城鎮化的基本態勢。買房子,就是買省城,是投資的基本原則。至于東部省份,則有可能維持兩個或以上的中心,比如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山東。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山西歷年考入985高校的6萬學生,僅有0.5萬人回歸
下一篇:山西經濟,兩魔咒一出路

今日熱讀
中部“六雄爭霸賽”全面開始,太原將如何“決勝”?
陳忠實:老白汾,是男人的酒
500強榜單上的山西遺憾!
《江湖兒女》:賈樟柯用影像實踐的時代記憶
山西經濟,兩魔咒一出路
被撤5A景區的喬家大院:賣身煤老板,過度開發,門票年年漲
山西富豪,誰也別妄稱什么“新晉商”!
如日中天的晉商,為什么突然沒落了?
山西喬家大院突然被摘牌 背后的原因令人痛心
喬家大院被摘牌!原來根源在這里……
本周熱讀
耿彥波當年為什么要炸山西這些地標?看完哭了...
山西"煤檢站"卷土重來?
如日中天的晉商,為什么突然沒落了?
陳忠實:老白汾,是男人的酒
山西經濟,兩魔咒一出路
東湖居士:太原未來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好市長”?
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山西地圖
喬家大院被摘牌!原來根源在這里……
以后不要再叫我山西煤老板
李安平:時間與收獲
本月熱讀
山西"煤檢站"卷土重來?
耿彥波當年為什么要炸山西這些地標?看完哭了...
山西喬家大院突然被摘牌 背后的原因令人痛心
喬家大院被摘牌!原來根源在這里……
平客:晉城多了一條高鐵,我卻高興不起來
如日中天的晉商,為什么突然沒落了?
以后不要再叫我山西煤老板
中部“六雄爭霸賽”全面開始,太原將如何“決勝”?
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山西地圖
陳忠實:老白汾,是男人的酒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